顾离

一根身上能刮出来半斤盐的咸鱼光呆xd
[主食:奥尔光/美丽喵/光如恩]

[白嬴]

非典型ABO
OOC有
臆想捏造有
以下是信息素设定
还有正文

嬴政—龙涎香
白起—血

1
嬴政是个天生的王者。
芈月曾在他小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柔软的指腹一遍又一遍的抚过他的额头。
“政儿今后长大了,要做睥睨天下的人上人。”
然后,嬴政在十五岁那年,分化成了一个Omega。
戏剧性的事实。
2
“那你就给哀家造一个怪物出来。”
芈月说。
“造一个能护得了哀家的皇儿、能守好这天下的怪物。”
然后,徐福就给了她一个怪物——用的“材料”是嬴政的堂兄,白起。
这是在嬴政分化不久后发生的事。
3
嬴政第一次见到白起是在他十八岁那年。
血池中的青年被锁链牢牢束缚住,鲜血独有的铁锈气息冲击着他的鼻腔。
“政儿,这是你的十八岁诞辰礼。可还中意?”
“废物。”
嬴政勾起唇角,不屑的出声。
4[白起视角]
阿政今天来看我了。
他虽然还小,但他很强——比我要强得多。
之前他每次过来,都会像一只小兽一样,向我展示他虽然稚嫩但却已初露锋芒的爪牙。但这一次,他坐在了血池边,把自己的身体蜷缩了起来。
“第二性征……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这天下是我的,没人能夺走。”
“没有人!”
这天下是你的,阿政。
我会用我的全部,来护你,和你的天下。
5
嬴政的发情期似乎来的格外晚,他第一次发情是在他及冠后。那时,他的疆土已经初具规模。
张皇失措的侍从扑倒在白起面前,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了一切。
“我知道了。”
白起说。
然后,他放下了自己的长镰,独自一人进入了嬴政的寝宫。
6
和侍从所叙述的那样,寝宫里一片狼藉。正在消散的剑横七竖八的插在墙上,龙涎香的气息浓郁到让人觉得烦躁——更别提这其中还包含了强烈的攻击性。
“……滚出去。”
嬴政跪坐在杂物中,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我不会走,”鲜血特有的铁锈气息以白起为中心释放,慢慢地,把嬴政的气息包裹起来,“你知道。”
“滚出去!”嬴政右手抬起,金色的长剑贴着白起的面甲略过,剑刃和金属面甲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
“阿政。”
嬴政最后看到的,是白起放大后的面甲。
“皇上,末将失礼了。”
end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