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离

一根身上能刮出来半斤盐的咸鱼光呆xd
[主食:奥尔光/美丽喵/光如恩]

[铠约]屠杀

7.Edge,wonderful[缘,妙不可言]
“!!!!!”
铠再次惊喘着从床上爬起,扭头看表,早上七点整。
随手一拉衣服,白色卡片如约而至。
“可怜的先生:
    您好,请收下我充满歉意的问候。
    由于您情况的特殊性,我们决定提前为您发放武器。为了弥补我们的过错,您将会额外获得一件防护类装备,您的武器也将会额外追加一部分属性。
    下一场决斗安排在了后天晚上,您可以在此期间寻找您的引导者,让他帮助您完成武器和装备的鉴定。”
铠默然。
就连系统都开始同情我了对吗?
上班时间处理的内容依然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只是临近中午的时候突然来了通知,由于原地区经理升职要走,总公司重新调拨了一个地区经理过来,大概在下午一点左右到。
所以说,缘分这个东西……妙不可言。
铠站在人群后方,深色复杂的看着那个杀了他两次的屠杀者成了他的上司。
真是戏剧性的事实走向。
入夜之后,铠来到了Blue,在老位置找到了喝的微醺的夏侯惇,并把白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
“噗……你说啥???百里守约那个杀神来了这里???”夏侯惇瞬间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他打了个激灵一脸的不可置信,“那他弟也来了?”
“……这倒不清楚。”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张白色卡片,递给了夏侯惇,“我来找你是为了这个。”
“武器鉴定啊……话说你小子点是有多背?狗比系统给你提前发装备了不说,还给你额外追加属性。”夏侯惇看完卡片之后不禁感叹了一番。
“……说正事。”铠的脸黑了一半。
“得,我这就给你找人。”夏侯惇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噼里啪啦一顿点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喂?诸葛先生,帮俺个忙呗,给个新人鉴定一下。”
“睡啥睡,睡啥睡!出来喝酒唠嗑啊!”
“嘟……嘟……嘟……”
tbc

[铠约]屠杀

6.Then…
“剩余人数,45人。”
熟悉的机械音响起,铠喘着粗气半跪在地上,他抬手擦去脸上的血污——还混合着丧尸的脑浆,然后看着面前的两具怪物尸体化作星星点点的荧光消散在空气中。
“还是没有……”铠皱了皱眉,从他醒来但现在,他已经杀了十几只丧尸,但死后有东西出现的,就只有那个还好好的待在口袋里的小金属球。铠暗暗咋舌,心中不由得暗自感叹了一下低级怪可怜的掉率。
根据夏侯惇的说法,初级场地材料的掉率大概在10%-20%之间,还算是比较高的。到了中级场地之后,掉率就会变成10%,到了高级场地,掉率会变成2%-5%。
所以他需要在初级场地想尽一切办法来积攒升级材料,一边追杀怪物一边躲着其他亡魂,还要想办法避开屠杀者。铠表示,自己心很累。
靠在展示架上稍微休息了一会儿,铠决定继续自己的狩猎。
“喂,那边的那个白毛!”
“剩余人数,44人。”
白毛?
铠一脸黑线的抬起头,看到了一个脸上涂着浓重油彩的红发少年正站在不远处的展示架顶上,他挥舞着飞镰,笑嘻嘻的看着站在地上的铠。
“你还挺能干的嘛,杀了这么多。”
是百里玄策。
“我哥说你挺菜的,但这么看来,你还是挺能干的嘛!”
百里守约也在。
“刚刚那个人真的是太——菜——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该怎么办。
“所以,你要多坚持一会儿哦?”
然后,百里玄策就消失了。
“虽然这……根本不可能!”
腹部一阵刺痛传来,铠低头,他看到沾染了血迹的银色镰刃从自己的肚腹刺出,一股大力从身后传来,然后他整个人就被抛到了半空中。
“再见咯~”
枪声响起。
“哥哥!说好的不和我抢呢!”
“我改主意了。”
tbc

[铠约]屠杀

5.New Game
不得不说,夏侯惇的确是格斗的一把好手。
因为,最后的最后,铠被打着“基础规则你都懂了剩下的规则等你成了三级亡魂之后再来找俺”旗号的夏侯惇拎着衣服领子踢出酒吧。
就是表面上的,单手拎着衣服领子往外踢,踢的还是屁股。
一米八的大男人喂,就这样被人踢出去了,脸面何存?
“一级到二级需要30胜场,武器升级两次……二级到三级需要50胜场,武器升级至少七次……实力越强的怪掉材料的几率越大,数量也越多,尤其是精英怪……”
……这分明就是RPG游戏的掉宝设定好吗?
至于剩下的。
“好好等着你的下次决斗吧,小子。”
然后,铠就在第四天的夜晚如约躺在了床上。
“希望这次能有些许改变吧……”铠低声喃喃道,然后缓缓进入睡梦中。
再次睁开眼时,铠看着斑驳的天花板,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还是那个超市,只不过这次的地点变成了蔬菜区。
“各位玩家,欢迎你们参加这次的比赛,地点是各位熟悉的‘末日超市’。精英怪——丧尸首领将会在两小时后刷新,地点是超市三楼的男装区。”
“现在,请开始享受杀戮吧。”
铠从旁边的展示架子上抄起了那把外形朴素的长刀,一刀插在了正趴在地上把手伸向他脚腕的丧尸的后颈。
死透了的怪物在地上渐渐化为光点消散在空中,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银色珠子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铠伸手把个珠子拿起来揣进口袋里,他环顾四周,发现附近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丧尸或者是玩家出现。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熟悉一下环境。
与此同时,不远处,一个红发少年和一个白发青年并肩而行,红发少年穿着张扬,画着浓重油彩的脸显得略微有些狰狞,他唇角扬起,红发中夹杂着的一缕白发随着他扭头的动作来回晃动。
“哥哥,我们来比试一下谁杀的多好不好?”
“不可以,杀太多亡魂会导致你的‘狂热’状态失控,到时候没人能控制住你。”
“切。”
百里玄策撇了撇嘴,突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刚走进饮品区货架的铠,他眼睛一亮,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自家哥哥的衣袖。
“那是个新人,四天前那个被我一枪轰爆了头的新人就是他。你确定要先从他开始?”
打扮的一身黑的百里守约挑了挑眉,他看着铠背影的目光中,盛满了无言的嫌弃。
tbc

[铠约]屠杀

4.Game[2]
“五个人里,三个是亡魂就算你赢了。至于百里家的那兄弟俩啊……要说屠杀者是变态的话,那兄弟俩应该就是变态中的死变态了。”夏侯惇放下酒杯,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大的叫百里守约,武器是狙击枪,是个复合型的狙击手,从他成为屠杀者开始,一直到到现在为止没人见他失手过,有个‘神射手’的名头。小的叫百里玄策,是个隐匿型的刀客,俗称是狗比刺客,武器是双镰,自称‘狂欢者’。”
“那你的武器是什么?”铠听的有些晕晕乎乎的。
“啧,看俺这记性,忘了跟你说职业和定位了。”夏侯惇把烟塞进嘴里咬着,“有火没?”
“没有,我不抽烟。”
“刚开始四场决斗,是狗比系统为了测试俺们身体条件和适合的职业而搞的。初始的武器是看你的职业倾向,弓是射手,长刀是刀客,剑是剑客,剑和盾是骑士,法杖是法师。然后他会在后面的决斗里测试你的身体数据还有和武器的兼容度,并计算出你的成长曲线,最后,会打造出最适合你身体素质的武器。
“每种职业都会有两种倾向,刀客和剑客是分为强攻型和隐匿型,前者在Moba游戏里一般是半肉,后者俗称是狗比刺客,射手是狙击型和攻速型,骑士就是纯肉和那种骚的输出,法师就是治疗型和输出型,俗称你妈和你爸。”
“……”有那么一瞬间,铠觉得自己前途堪忧。
“至于屠杀者,他们就比较特殊了,比方说百里家大的那个,他是狙击手,但是他用的却是刺客的身法,所以才会被称为‘复合型狙击’。”夏侯惇抽了口烟,嘴微张眯了眼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棘手的是,除了刺客,其他所有的屠杀者都是复合型职业。比方说,能奶能打的法师,遛近战的射手,这样的缺德玩意儿在屠杀者里一抓一把。最后一点就是武器升级了,地图里的怪物有概率会掉材料,材料攒到一定数量之后,狗比系统会提示你是否要升级,升到一定等级以后会有额外的技能书给你,和游戏里的技能书差不多,用了能学会新技能。”
“……所以你的武器和职业是什么?”铠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回到自己之前就问了但还是一直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刀客?还是骑士?”
“俺可不会保护人。”夏侯惇咧嘴一笑,右手在半空中一握,一条条闪着暗蓝色光芒的线凭空出现,从上到下,交织构筑成了一把长刀。
“四级亡魂夏侯惇,职业刀客,武器名为,‘风’。”
tbc

[铠约]屠杀

3.Game[1]
“哦!辛苦了!”被称为“惇哥”的男人扭过头来,他戴的眼罩遮住了他的左眼,他看着西装革履的铠,咧开嘴笑了笑,“新人?”
“是,我叫铠。”铠也不客气,坐在他身边,从口袋里掏出钱塞进面前的大高脚杯里,“Godfather。”
“夏侯惇,俺是你的领路人。”男人拿起插在旁边冰桶里的酒瓶,给自己续了一杯,“想知道啥就说,这里的都不是外人。”
都不是外人……
“那是什么?”铠深吸一口气,他突然觉得有些呼吸不畅,他抬手拉了拉领结,“还有,在这里的人都……”
是和我一样的人吗?
夏侯惇喝了口酒,空着的另一只手抓了抓后脑勺上乱蓬蓬的头发,开口道:“一个一个来呗,先说第一个,谁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狗屁玩意儿。”
“问了问,所有人都是从某一天晚上开始,稀里糊涂的去了那个地方,刚开始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地方,超市,飞机场,还有个废了的厂子。”
“后来,干脆就给他起了个名,叫决斗场。俺刚刚那句话就是表面意思,这里的全都是今晚不用去杀人的‘亡魂’。”
“亡魂?”铠一愣,下意识的咬了咬下唇——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
“对,亡魂。”夏侯惇笑了笑,抿了口酒,“我们在一场又一场决斗中不停的战斗,逃亡。”
虽然没有明说,但铠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一直在尝试逃离。
“小子,你现在倒不如说说,你在第一场里到底遇见了啥?”夏侯惇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完,“那个傻逼系统都给我说了,第一个出局?你这体格不应该啊。”
然后,铠就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夏侯惇。
“……你他娘的,点背啊。”夏侯惇沉默良久,最后抬手拍了拍铠的肩膀,“第一场就碰到了百里家那俩变态屠杀者里的一个。”
“屠杀者?就是负责追杀我们的那五个人吗?”铠一愣。
“嗯,那帮人原来也是亡魂。”夏侯惇叹了口气,“这个东西也不是没法跑,一直杀下去也能出去。”
“俺们亡魂在那个傻逼系统那里一共被分为五个等级,到了最高的五级之后,满了300胜场之后就会有机会被选中,成为屠杀者。屠杀者之后再满100个胜场好像就能出去了。更细的俺也不知道了。”
铠沉默了一会儿,喝了一口早就送上来的酒,开了口:“如果这是真的,那……就算逃出去了,我们也……”
“嗯,就跟你想的那样,走到哪儿都会觉得,身边的全都是想杀你的人,为了保护自个儿,就会举起刀。”夏侯惇苦涩的笑了笑。
“那,百里家的屠杀者……真的有那么强吗?还有,亡魂胜利的条件,是什么?”
tbc

[铠约]屠杀

2.Guide
“……!!!”
铠粗喘着从床上坐起,他差一点就压抑不住自己的尖叫。
他在那个无比真实的梦里死了。
铠下意识的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身体,深蓝色的珊瑚绒睡衣上带着小鲸鱼的图案——是露娜的品味。最后,他抬手摸了摸被子弹穿过的地方,他的额头正中央。
一片光滑,连个凹痕都没有。
可是,太真实了。
铠伸出手去够自己搭在办公椅背上的衣服,然后——一张卡片掉在了地上。他低头看着那张躺在地上的白色卡片,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席卷了心头。
随手把衣服一扔,铠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他蹲下身,捡起了那张卡片。
“先生:
    您好,我是Zues。
    介于您昨晚在第一场中的表现[您是第一个出局的新手],我们决定为您介绍一位经验丰富的领路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将由他来为您介绍我们的规则和程序。
    下一场决斗安排在了四天后,我们非常期待您在第二场中的表现。
    ps.请不要着急,您的领路人会主动联系您。”
不是梦。
铠扭头看了看摆在床头柜上的闹钟,七点十分,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出门的时间了。
“早啊,老哥。”
铠一出房间门就看到自家妹妹露娜日常穿着仓鼠连体睡衣窝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抱着手机看着某国的综艺娱乐节目。
“二十分钟,收拾好出发,不然这周末就不要让至尊宝来了。”
铠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唯一的不同,可能就只是文件和处理的事情有所区别罢了。
今天也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直到下午两点,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七点,酒吧一条街的Blue,把短信给门卫看,他会领你来找俺。”
全都是真的。
铠不动声色的收起手机,低下头继续平静的浏览着手里的文书,但他的心中早在看到短信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他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的领路人,他想要知道更多,他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间,他拎着公文包冲出了公司,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酒吧一条街——这个城市黑暗最深的地方。
铠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Blue,他低头看了看腕表,六点半。他走上前去,把短信出示给了门口的门卫,门卫二话不说,直接带着铠走进了酒吧,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了舞池,来到了最里面的另一个吧台前。吧台前坐着一个留着白色短发的男人,肩宽腰细,背影健硕,一看就是搏斗的一把好手。
“惇哥,人带到了。”
tbc

[铠约]屠杀

1.start
    破败的超市,散落了一地的商品,一闪一闪的灯棍。
    铠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突然从自己家里的床上突然来到了这里?
    来到了这个明显是发生过骚乱的超市。
    “新人们,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这里,我是Zues[宙斯]。”
    经过电流处理过后的男人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铠坐起身,他有些茫然的抬头打量着头顶的天花板,然后低下头,看了四周的环境。他现在正处在零食区的两个货架中间,薯片一类的膨化食品撒了一地。他发现在自己右边货架最底下的那一层上,摆着几样东西,或者说,武器——一把弓,一个盛满了箭的弓箭筒,一把长刀,一把单手剑,一面大概有他小臂宽的盾牌,还有一个明显是只会在游戏里才会有用的武器:法杖。
    “现在在这里的,一共有50人,以及藏身在暗处的怪物们,在场的五十人中,有五人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们将会和怪物们一起,追杀其余四十五人——也就是你们,新人。”
    “为了提高存活率,你们可以自行组队,人数上限为四人,组队方式很简单,只需要提问和回应就可以;你们也可以主动出击,攻击其他新人,以及那五名战士。你们需要明确的是,在组队状态下攻击队友是违反规则的行为,会受到严重的惩罚。现在,你们可以从我提供给你们的初始武器中挑选出自己所喜爱的,然后,开始杀戮吧。”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铠扶着空荡荡的货架站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远处一声明显不属于人类的凄厉嚎叫响起,铠心中不禁一惊。
    男人说,有武器,然后他的身边就真的有可以用来防身的武器;男人说,有怪物,然后他就听到了不属于人类的叫声。
    如果说,这里的一切都和那个男人说的一样——他必须要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
    “找到了。”
    没有任何情绪的男声在身后响起,铠身子一僵,然后,他慢慢转过身去,一个举着狙击枪的白发男人神情淡漠的看着他。
    “再见。”
    枪声响起,铠最后只记住了那个男人红色的瞳。
    “剩余人数,49人。”
tbc

[白鹊白]李白不医

是刀
是刀
是刀

长安城的神医有个极怪的规矩——剑仙李白不医。
“滚远点,酒鬼。”清晨,扁鹊一打开自个儿房门就看到了某位睡得昏天地暗还散发着浓郁酒气的剑仙。大夫面无表情的抓住了那根翘起的呆毛,向上一提——
“疼疼疼——”李白龇牙咧嘴的惨叫出声,他抬手握住扁鹊的手腕,试图护下自己可怜的呆毛,“神医手下留情!”
扁鹊轻哼一声松了手,迈步走向前面的药房。
“给我滚去后山的温泉洗澡,顺便把衣服一起换了。然后过来药房帮我煎药。”
遵命,越人。
李白抬手掩嘴佯装是打哈欠,但扬起的唇角却是怎么也遮挡不了的。
扁鹊总是这样,一边说着再也不管剑仙了,一边又给他李白准备好了所有的物什等他。口是心非,可爱的紧。

“……受了些风寒罢了,没什么大碍。”
李白在后山洗完澡,从煎药的伙房中路过然后来到了扁鹊用来接诊的房间门前,身上刚换的新衣夹带了些许药汤的苦涩味。剑仙抬手撩起门口的竹帘听出大夫没有任何波澜的说话声中夹杂着的一缕急切,而后忍不住轻笑出声。
“笑什么?”神医起身走到剑仙身边的药柜前给病人抓药,淡绿的眸子“剜”了脸上带笑的剑仙,“内间里还有些茶,自个儿找了煎茶喝去,别来扰我清净。”
“是——是。”李白一边嘴中应着,一边抬手撩拨了一下扁鹊似是有些过长的额发。
“你头发是不是有点长了……”
“滚。”
扁鹊随手一个药瓶子扔了过去。
啧,这个李太白,手欠得很。
扁鹊不动声色的低了低头,把泛红的脸都藏在了围巾后。

李白这次一走又是一个月有余。
扁鹊背着药篓子慢慢的走在山路上,药篓里的草药零零散散的盛了有半篓多,其中有一半是解酒解宿醉的。
深山密林中,群鸟惊叫着冲上天空,似是有兵刃相接的铿锵之音响起。
扁鹊回头看了看好似要被群鸟遮蔽的天空,眉头微蹙,脚下的步伐愈发快了。
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晚,秦越人的预感就应验了。
一只紫色的狐,满身伤痕的倒在他面前。扁鹊伸手去触碰狐被血浸润的毛皮,然后开了口:
“李太白,你这又是何苦。”
“徐福多年前便要取我性命,你护我多年早已元气大伤。今日他临死反扑你又不惜以元魂重创为代价护我。”
“我……”
我秦越人早就应当是个已死之人。
“这是你给我备茶的酬劳。”
长叹过后,狐把头贴在了扁鹊的掌心。
“你记着,从今日起,神医便是扁鹊,世上再无秦缓秦越人。”
“剑仙不医,日后再无剑仙李太白,你好好做你的神医便是。”
说完,狐的眼便缓缓合上,连那最后一丝呼吸也归于尘土。
扁鹊伸手把全身沾满了尘土和鲜血的狐抱在怀里。他突然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往事。
那年,他费尽全身力气从土中爬出后险些因重伤和饥饿死去,曾有一兽在一直为他寻找果子充饥,搜刮草药疗伤。
现在想来,那兽的皮毛和如今的李白,如出一辙。
END

[惇云惇]无题

算是我脑子里的惇云惇
宛如一只公狮子和一只公花豹谈恋爱[?]

但凡是热恋中的恋人,大多都有这么一个特征——整日黏黏糊糊恨不得变成连体婴。但王者峡谷的英雄们都知道,有这么两个人,他们从来不会黏黏糊糊的,甚至连情话也没怎么见他们说过。
赵云和夏侯惇,他们是一对正在恋爱中的情侣。根据时间节点来看,他俩正处于热恋期,但是……
他俩甚至都没有在众人面前拉过手,更别提那些更进一步的事了,比如说随手摸摸腰拍拍屁股,再比如说kiss,之类的。
但是他们身上的伤痕倒是不少,比如说今天夏侯惇嘴角带着血痂的齿印,还有赵云脖子上那圈隐约能看出血迹的绷带。
当刘备再一次和诸葛亮说起赵云身上来历不明的伤痕时,诸葛亮手中的扇子虚扣在胸前,唇角轻扬。
“他们两个,都是野兽。”年轻的军师两眼微眯,薄唇轻启,“野兽之间表达情爱,自然是用嘴来的更简单粗暴些。”
他们之间的情爱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只有两头野兽间惺惺相惜的爪牙相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