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离

一根身上能刮出来半斤盐的咸鱼光呆xd
[主食:奥尔光/美丽喵/光如恩]

[白嬴]居所

是现代AU的第三篇,时间点在白起买戒指的前两年
小情侣嘛,有点小摩擦很正常不是xd
ooc属于我
以下


1/
“我们买房子吧。”某天早饭,白起从报纸后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正坐在对面吃三明治的嬴政。
“位置可以远一点,二手的也可以,但是最好临近地铁站,这样交通会方便一些。”白起见嬴政并没有出声反对,继续道。
“那房产证呢?”嬴政抬起头看着白起。
“写我们两个的名字?”
“嗯。”
嬴政低下头继续吃他的早饭。
“周末……要找地方看房子吗?”白起喝了口牛奶,有些犹豫。
“……随你。”嬴政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面前咖啡杯里的奶泡,不知道在想什么。
2/
坐在车里的嬴政面无表情的看着白起和那个叫荆轲的女人肩并肩从便利店里出来,然后他看着他们相谈甚欢,最后在门口处挥手告别。
“那是谁?”白起上车后,坐在副驾驶的嬴政接过白起手里的袋子,装作无意的随口问道,“你们之间的关系不错?”
“荆轲,同事而已,刚刚买东西遇到了就随口聊了几句刚接的案子。顶上是给你买的毛巾卷。”白起启动车子,他扭头看了看嬴政,“怎么了?”
“……没事。”嬴政拿出保鲜盒,揭开盖子咬住新鲜的面包。
“最近不太安全,你晚上加完班之后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白起抬手,把嬴政耳边的一撮头发撩到了他的耳后,“已经有两个人出事了,体型都和你差不多。”
“对了阿政,看房子的事我们再往后拖一段时间吧,等人抓住了,我们再去看好不好?”
“……嗯,知道了。”
3/
嬴政觉得自己最近变得有些神经质。
“阿政,放轻松。”嬴政对白起说了之后,黑发的青年把他抱进怀里,温热的掌心轻拍着他的背。
嬴政的眼中藏满了深不见底的阴霾,他挣脱了白起,然后推开了他。
“出去。”
“阿政……”
“滚出去!”
嬴政把白起强行推出了门外,然后把门用力合上。
“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
白起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彻骨的痛。
他靠着门席地而坐,后脑勺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着门——他知道,嬴政现在也在另一边靠着门坐着。
他说,白起的就是嬴政的。
他说,嬴政,有个叫白起的人,爱惨了你。
门开了。
门内的嬴政一脸疲惫的对他说。
“阿起,我们分手吧。”
4/
白起搬出了那间公寓。
5/
他们分手大概一个月后的某一天,白起突然想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去游乐园的日子。
正好是他轮休,白起想了想,还是换下警服去了。
正好是个周末,游乐园里,大人领着孩子去往旋转木马,情侣肩并肩走向他们心仪已久摩天轮。
白起手里拿着一支粉红色棉花糖,他还记得自己当时买回来之后嬴政一脸嫌弃的说他不喜欢吃这些东西——虽然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吃了几口。
突然,他感觉到有什么重要的人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于是——
白起扭头就看到了,阳光正好,那人就好像是在闪着光一样。
他的心脏跳动的很快。
嬴政的眉眼他曾经凝视过无数次,那双手他也曾经握住过不知多少次……但是,他却是第一次,有了一件无论如何都想要去做的事。
于是他穿过人群走过去,再次牵住了那只手。
“阿政,我们回家。”
end

FF14沙雕段子xd
阿政全服最暴力赤魔了解一下xd

[白嬴]甜粽子

警察白起x白领嬴政

番外?
总之
是端午节的甜粽子

“爸爸,我要吃粽子!”
白起手一颤,拿着的芹菜差点掉在了地上。
“爸爸!”
他僵硬的扭头,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正太正鼓着包子脸瞪他。
“小朋友,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你爸爸。”
我对象是个男的他什么时候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那……妈妈?”
“……”
白起默然。
然后他就把小正太送到了超市服务台那边,表示这孩子并不是他的儿子,并请求工作人员帮这个孩子找他的父母。
然后下一秒:“我爸爸叫白起爹爹叫嬴政现在爸爸不要我了!!哇——”
……嬴政???
然后白起拿起了手机果断给嬴政打了个电话,下一秒,熟悉的手机铃声在他的身后响起。
“呆子,看哪儿呢?”
嬴政摘了墨镜挂了电话,一脸不满的看他。
然后白起就看着嬴政走到服务台那边去单臂抱起小正太,和服务人员说了几句话之后还顺带附赠了一个相当诱人的微笑。
“所以说……这孩子哪儿来的?”回家路上,白起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坐在副驾驶的嬴政。
“孤儿院。”嬴政看了看蜷缩在后座上睡觉的孩子,然后扭头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高楼绿树、酒绿灯红。
“……我不能生孩子,只能这么干了。”嬴政沉默了良久,说。
“阿政……”
“尤其是这几年,你一听到有孩子在喊‘爸爸’就会下意识的看过去,然后愣一会儿。我不瞎,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现在先给我闭上嘴听我说。
“我们在一起十年了,今年你35,我32,我们养个孩子还来得及,白起。”

[白嬴]无题

警察白起*白领嬴政

嬴政站在自家房门前沉默良久,然后深吸一口气,掏钥匙开门进屋几个动作一气呵成。
当然,他脑补了几个小时的某人民公仆围着围裙做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这让嬴政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更是降下了几个度。
白起你个傻子!
关上拖鞋走进厨房,煤气灶上有只盖着锅盖的蒸锅,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底下的煤气灶还开着小火。
“阿政:
       我临时有事出去一趟,晚饭在锅里热着。想吃其他的就告诉我,我给你带。”
……啧,这傻子今天这是要干什么?
嬴政不情不愿的掀开锅盖,荤素搭配颜色鲜亮的三菜一汤,再加上两个白馒头,和那人古板且老实过头的风格正好相反。
说起来,白起当年还是为了嬴政才下定决心进的厨房——嬴政胃不好,刚工作那会儿还天天加班,咖啡更是大杯大杯的灌。有一次嬴政在家熬夜修改要用的文件,突发急性胃穿孔把白起吓了个半死。自此以后白起果断围上了围裙,自发承担了嬴政的一日三餐加宵夜。
想起这些,嬴政的面部线条柔和了许多,但这依然无法弥补他的不满。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嬴政鼓着腮帮子嚼着嘴里的东西,就像是在生吃某个不在的人一样。
与此同时,某个应该正在加班的人民公仆正站在市中心有名的金店里。白起打了个喷嚏,旁边被他强行拖出来做参谋的李白嘴角抽了抽。
“这是家里那口子想你了?”
不,应该是骂我了……
白起默默地抬手擦了擦嘴,扭头看着一边各式各样的男士戒指。
“你说哪只好一些。”
“……你还不如当时和他一块来。”
“这是个惊喜,我以为你会懂。”
“这是你家嬴政,你懂他还是我懂他?”
“……”白起觉得叫李白来陪自己挑求婚戒指就是个错误的决定——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在纠结了半个小时后,白起终于挑出了一枚样式简洁大方的白金戒指。付完款后,白起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银行卡余额只剩43块2毛6,再去家附近的蛋糕店买个嬴政爱吃的巧克力蛋糕,这几年攒下的私房钱刚刚好。
“白起,值得吗?”从金店出来,李白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晚上七点,正好是商业街热闹的时候,大街上人来人往,成对的异性情侣互相依偎着、嬉笑着。
“值得。”白起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想了想,又把它塞了回去——嬴政不喜欢他抽烟。
爱就爱了,哪儿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